博看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逆天我要成神 > 第一章苦与大白鼠(修正风府云府)

第一章苦与大白鼠(修正风府云府)

作者:神之名龙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第一章苦与大白鼠

    风云帝国,云府。

    云府是风云帝国两大帝家之一,风府风帝和云府云帝开创家国大业,打下万里江山,封妻荫子,帝位传于两家联姻长子,帝家永享皇权富贵。

    风云帝国以武立国,云家以武起家,云家云帝一双肉拳,打遍十州五府,甚至跳出武道的极限,修成仙气,炼成仙通,因此才能得云帝称号,后遇风帝,大战十天十夜未分胜负。

    正值天下大乱,两人深感乱着民苦,举杆而起,一统十州五府,两个都不留恋帝位,意在修行,风帝出子,云帝出女,得一子封帝位,立帝姓氏龙,立风云帝国统管十州五府,天下安,双帝升仙而去。

    云府自然对武道倍加重视,云家子弟习武不缀,武最强者世袭云侯,风家意如此,世袭风侯,风云帝国也因此愈发屹立不倒,无人可以动摇。

    云府子弟每日都要起四更练武,直到日上三竿,每当到了四更天,云府内小奴们便支起油坛,烈火熊熊,照耀得光明如昼。

    这日,云府诸多家族子弟习武完毕,四散而去,过了片刻,两个打杂的小奴上前,将杂乱的器械收拾整齐。

    “苦,刚才那些少爷修习武学,我偷看了几眼,甚至学到了几招!”

    一个孔武有力的壮青使了两招拳法,拳掌掀起风声,呼呼作响,招大力猛,颇有根基,正是云府的几式绝学,被他有意无意中偷窥,学来几式,在同伴面前卖弄。

    他口中的“苦”正是他的伙伴,旁边眉清目秀的少年,云府打杂的白衣小奴,无姓单名苦,十几岁的年纪,白净俊逸,气度倒不像是一个下人,眉目间倒像学富五车的家族子弟。

    “铁英,你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苦警觉看了看四周,低声道“咱们做苦奴的,是不可以偷学云府子弟武学的,最多可以学一些云府的低等武学防身。“

    “刚才你用的是云府子弟才可以学的高深拳法,前几年有人被人发现偷学了云府绝学,被云府高手打死曝尸三天,还好偷学者和我一样是孤儿,不然要杀尽满门的!”

    “苦,你太小心了。我学的不过是形模几招,又没有心法。”

    铁英重重拍了拍他的肩头,笑道“上次的人之所以被打死,我听说他是偷了云府成仙法诀云帝仙诀!”

    苦见他不以为然,低声道“小心驶得万年船啊”

    “苦,虽然现在我是苦奴,但并不代表我一辈子都做苦役!我若是练好了一身本领,就去退奴籍当兵去,将来也可以封帝成侯,万人之上,听说云帝风帝也是苦民出身!”

    苦忙活了一整天,回到自己的住所。云府的奴仆下人也分三六九等,上等的下人住在云府之中,最受恩宠,工钱也高,时常能得到赏赐,衣食无忧,待遇比得上外面一般富贵人家的子弟,还可以练武入道,听说练有所成,云府还会推荐入朝为官。

    下等的奴仆住在府外,是打杂的苦役,干的是脏活重活,打杂工钱也少,像苦年岁小没有靠山,被上头克扣一点,有时候可能吃了上顿没下顿,苦奴时常受到责打辱骂,被人打死也是常有的事情,老头子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苦呼唤一声,只见一只皮毛白亮的大白鼠从房里懒洋洋的走了出来,少年抱起这只大白鼠,向城外的落云山走去。

    苦奴一名,贱不如狗!

    他并非云府所在云州原住民,而是云城一位苦役在战火中捡到的孤婴,他来自十州五府中的天府,当年天府出半仙者,尽起兵叛乱,天府数千里战火连天,云府风府联合平叛,风侯云侯领兵与叛逆大战,殃及平民。

    天府数以百万计平民身死,尸骨盈野,到了晚上时,荒原之上遍地鬼火,有野狗、野狼等吃人的尸体修炼成精,他们半夜里进入死人堆里找尸体吃。平叛后天府后来改名魔府。

    风侯云侯杀半仙者于落仙山,现在叫落魔山,平叛后,搬师回朝,路遇死人堆,云府一老奴内急掉队,在死人堆旁解决内急时,突听几声婴啼,老奴寻声找去,发现一女尸身下压一幼婴,连忙抱起,幼婴啼哭不止,老奴取下身上水袋喂之,哭止,老奴心底善良,又无儿无女,就带回幼婴回云府,希望养大成人给自己养老送终,老奴不识字,就认的身上穿的苦役装上的苦字,所以就给这名幼婴取名苦,这就是苦的身世。

    但老奴好人也未必有好下场,待苦长到八岁那年,老奴因一小事得罪了云府一小少爷,尽被活活打死了,还好小少爷没有迁怒苦,风府管家看老奴可伶,还让八岁的苦拉走老奴尸身安葬,并让苦接替了老奴成为苦役,防苦无依无靠饿死。

    落云山中,苦定了定神,吸了口气,胸腔渐渐鼓起,如同胸腔中藏着一枚明珠,心脏跃动,如同鼓声,咚咚作响。

    只听爆响声从他体内传来,一根根大青筋在皮肤下渐渐缩紧,如同弩械一般,轻轻一动,便发出嘣嘣的拉弓之声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他一拳向空中打去,如同惊雷狠狠打在空气中,发出清脆的雷响!

    他这一式赫然与铁英偷学的云府子弟武学一模一样,只是要比铁英娴熟大气了很多倍!

    “云府的公子少爷,大多是蠢材,区区混雷拳这么简单的武学,他们居然学了好几个月才能学会!”

    他虽然看似清秀,但此刻发招却大开大合,双拳如同两把天雷铜锤,连锤带击,左锤右锤,几个呼吸间便将云府的绝学混雷拳使了一遍!

    山林中呼呼的风声响起,苦的拳风卷起枯枝落叶,招式之猛,如同壮汉挥舞巨铜锤,简直就是一个武道高手!

    他和铁英一样,也偷看云府的子弟练武,不过与铁英只学到皮毛不同,苦显然模仿的更加精确,偷到了精髓,甚至云府的世家子弟尚未学会,他便已经融会贯通!

    谁能知道,一向柔弱书生模样的苦,竟然会有如此霸道刚猛的武学造诣!

    “铁英不想做一辈子的苦役,我一样不想!我更想要为老头子报仇血恨,这世间苦役要想出人头地报仇血恨,靠的不是才高八斗,而是武力!”

    一想到老头子,他的拳脚陡然快了起来,以然换一拳法使出,老头捡他回府,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,当发现三岁的苦过目不忘后,为不使他跟老奴一样大字不识,老奴省吃俭用跪求管家寻一私塾送苦读书识字。

    苦自己也争气力,为想给老奴省几年学费,四岁进私塾,五岁就识文读物,八岁已读遍私塾先生所有藏书,引私塾先生长叹此子若生在富贵人家,封王拜相。

    八岁几乎学完先生所说的满腹经纶,才高八斗之书,为现在苦的武学打下知识基础,先文后武,看的懂才能学嘛。

    现在相依为命的大白鼠是老奴留给苦最后一个念想,苦带回来那年,老奴因为奴常常要早出晚归,怕苦无人照看,在市间花了一辈子积蓄买来这一灵宠大白鼠训练足足三月有于,让大白鼠在老奴不在时,照顾和陪伴苦。

    联想间,苦双拳之间时而如抱明月,时而如牵引一条奔腾不休的长龙奔云,显得无比沉重,沉重之中,又有灵峰从云中升起,游龙出云谷。

    平旦出云门

    拳出至灵峰

    谷深龙飞出

    这是云府成仙绝学,传世绝学云帝仙诀中的三式,云帝诀远超其他武学,传说练到最高境界可和云帝一样成仙飞升,是云府武学的巅峰!

    云帝诀共有十大式,每一式蕴藏一层的武道心法,对应武道十大境界,苦只得到其中三式。

    他把这三式反反复复来回练,体内的真气如同龙腾四海,翻腾不休,又有真气凝聚,化作龙珠一枚,从腰间处升起,有如龙珠出海,冉冉上升,最终升腾到眉心处,光明照耀。

    珠升珠落,轮回不休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感觉,并非是气海中真的升起一枚龙珠,而是云帝诀引起的真气感应。

    他的这套云帝仙诀残诀,正是得自那偷学之人之手。

    五年前老头子死后没多久,偷学者冒死盗取云府的心法,便是云帝仙诀,可惜只有其中三式。偷学者也是苦奴,目不识丁,虽拿到心法武诀却不懂如何修炼,于是拿着心法悄悄找到孤身一人的苦。

    偷学者也算是有心眼,将心法中的段落打散,打乱武技排序,一句一字前来请教,让苦讲解字句中的奥义,免得被苦看出这是一门云府绝世武学告密,待苦解答之后,他自己再将这些奥义连成一体,修成云帝仙诀。

    苦很快便察觉到这里面的猫腻,然不动声色替偷学着解答,同时暗暗将解意记下来,慢慢整理推演,终于将这三式云帝仙诀还原。

    偷学者好大喜功,小成就去报兵役,考核时直接使出云帝仙诀,考官与云府有旧,云帝仙诀前三式的事情被云府发现,云府高手将其击杀,苦原本也有些害怕,唯恐牵连到自己,云府知道知道偷学者无亲无故,云帝仙诀炼的也是重型缺意的,这事不了了之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五年多时间的苦修,苦的真气已经相当可观,即便是在云府的诸多世家子弟中,也可以排到上游!

    “武道共有十重,其中五重炼体,后五重炼气。炼体五重境界分为炼皮、炼肉、炼筋、炼骨、炼膜!至于炼气的五重境界,分为气、元、内、外、破!修炼云帝仙帝诀,已经炼筋成功,单纯身体,比铁英这等天生神力的壮汉还要强横数倍,已达武道三重境界炼筋!”

    他心中暗道“我从偷学着奴役那里得到的云帝诀三式,最多只能让我修炼到武道第十重破。想要再进一步,只能靠老天能不能让我得到后七式才有机会可以能破武入仙!然后”

    五年的时间,苦靠着这套云帝诀三式的残诀,一路修成皮、肉、筋三重武道境界,修炼速度即便比那些云府子弟也丝毫不慢,甚至更快!

    “至于破武入仙后的炼仙五重境界,分为聚气、混元、内罡、外罡、仙轮!我现在修炼到武道三重天,距离修成仙轮那就太遥远了,听说成仙轮就是成仙,估计此生唉,只要能到达武道六重境界气就去杀那小少爷为老头子报仇此生足矣。

    那小少爷娇生惯养到现在也只是炼体五重巅峰武道五重天,炼体五重境界并不难,难的是炼气的五重境界,只要我武道六重天就可设计杀之。”

    云府高手众多,但能够修炼到仙轮的也就仙—云帝,世间好像修炼到外罡巅峰就被称为半仙者,云侯就是外罡巅峰强者,是最有机会成仙轮的。

    苦闭目凝神,大脑飞速运转,想推演云帝诀的种种奥意,突然身形动来,将自己想象出的第四式一二施展开来,随即又站立不动,闭目继续完善。

    那只皮毛白亮的大白鼠焉巴巴趴在一株大树下面打盹,偶尔睁开一道眼帘看一眼苦的推演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苦带着大白鼠偷偷回到云府外的苦奴区的住处,一起简单就餐后,到了深夜,他困意涌来,躺在床上便就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月亮升起,朦胧的光亮透着破烂的窗户从外面映射进来,照在床头上。

    大白鼠悉悉索索的从角落里钻出,眨眨小眼睛看着熟睡中的苦,突然长长一吸,只见一股浓烈的丹田之气从苦的鼻息中慢慢溢出,被它源源不断吸入自己体内!

    月光摇曳,房间内似乎阴风阵阵,让人觉得一阵森寒的凉意。

    突然大白鼠开始慢慢褪去躯壳,一个俏丽人影向外走去,留下一具干煸的大白鼠躯壳,而苦却依旧昏睡,毫无所觉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