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看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三国之扶持刘备 > 第十五章 治丧

第十五章 治丧

作者:六月肉粽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望着刘备真的收下了那印、绶,陶商的表情如释重负一般。

    大汉安东将军、徐州牧,这印绶的分量太过于沉重,他是断然背负不起来的!能够将徐州交给值得托付的人手里,这也是他父亲的遗愿吧!

    陶谦临终前,还是带着愧疚而走的。曹操的两征徐州,彻底将陶谦的心气给打垮了。数十万子民,因为他陶谦的缘故,惨遭屠戮,郡县为之残破,终究是他陶谦有愧于徐州。

    相比较于陶商的如释重负,曹豹的表情却好像是吃了屎那般难看!

    他知道陶商是不反感刘备的,可没有想到陶商居然都不他商量一下,便将这徐州牧以及安东将军的虎符和印绶交给了刘备!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个陶商,那是绝对没有能力做出这样的决定的。

    真正的决策者,还是那位将印绶拿给刘备,身材较为瘦小、肤色白皙的曹宏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分明就是曹宏看大局已定,才会顺着陶商的意思,承认刘备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曹豹极为恼怒!

    他恼怒的不是陶商、曹宏他们顺承刘备。而是他们有这个想法,却从来没有和他商量过。

    愤怒之下的曹豹将目光转向许耽,却发现许耽的面色极为平静,似乎也早就知晓此事。

    即便不知晓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难不成还真的要摔杯为号,安排刀斧手将刘备砍成肉泥嘛?

    曹豹终究只是一个武人!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明确的目标!既不想屈从于刘备,也不敢有独据徐州的想法,更没有附从于哪方势力。即便是拉拢曹宏、许耽他们这些陶谦的旧部,可却是各怀私心,互相不服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他反对刘备进徐州的原因,还是在于他不舍得他的那点儿兵权。而不是以为他比刘备强,更有资格保全徐州。

    这眼看着局势朝着刘备那一方倒去,却仍然要拉着其他人,为那一点儿私心争取最大的利益化!只是,他是如此想的,可又哪里考虑过其他人的想法?

    “玄德公能够成为我徐州的方伯,我徐州五郡一定能够太平啊!”

    曹宏望着那有了印绶的刘备,微微俯身进言道。

    方伯,也就是牧守的一个尊称。

    刘备收了印、绶,那自然就是大汉的安东将军、以及徐州牧!那么,别人呼为方伯也没有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然而,陶谦将徐州让给刘备,却终究是没有朝廷的认可的,那只能算是私相传授。刘备即便是领了徐州,这个徐州牧也是自为名号的。假若刘备名气高的话,那么自号徐州牧也没有什么问题。犹如袁绍自号车骑将军、袁术自领扬州牧那般。可如今的刘备,名气哪里能跟二袁相比较呢?

    同样的事情,人家二袁能够做得,刘备不一定能够做得啊!

    因此,刘备推辞道,“我知道陶公临终以徐州相托付,诸君也迎立我为徐州之主,皆是因为徐州身处动乱,还需一人暂领徐州!备不才,只能够暂时成为徐州太守,保境安民就行了,哪里奢求成为徐州方伯呢?”

    曹宏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这大汉安东将军、徐州牧的印绶你都挂起来了,然后说你只想做徐州的太守,而不想做徐州的方伯?都是私相传授,有什么不一样嘛?

    还真有点儿不一样!

    刘备不想成为徐州的方伯,还是在顾忌南方的袁术。众所周知,袁术现在名义上还是徐州伯。别管朝廷认不认可,他袁术有袁家的底子在,其他人认可就行了!

    这印、绶刘备是要收的,不收那就真的没有名分了。只是,这徐州方伯的名号,他刘备名望尚浅,倒是可以自降身份,以免引起袁术更大的反感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着能够阿谀奉承一下的曹宏,却没能跟上刘备的脑回路,差点儿尴尬至极。

    好在麋竺及时解围,“依我看,这徐州方伯的事情,还可以缓一缓的!应当先表奏朝廷,方才名正言顺!如今应该先商议一下,陶公的治丧之事的!”

    这提起陶谦的丧礼的事情,众人表情顿时肃穆起来。

    不论是刘备、麋竺、陈登他们这些人,还是陶商、曹宏、曹豹他们这些人。在面对为陶谦治丧这事情上,那态度都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大办!

    陶谦怎么说也是一方诸侯,为了顾忌徐州的形势,放在家中这么多天,秘不发丧,也是够委屈的了!这丧礼还不搞得隆重一点儿,这还怎么对得起人家?

    在场的诸位,基本上都是陶谦的故吏。不管陶谦生前待他们如何,这死后你都要给陶谦尽礼的。毕竟嘛,这死者为大!

    陶商作为陶谦的长子,这丧礼的事情,本应该是他全权负责。然而,他却好人做到底了,将治丧的事情托付给了刘备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般的重任!

    两汉时期,极为重视这葬礼的事情。社会的风习,可以说是厚葬成风。这葬礼越隆重,越能体现出子孙后代的孝顺,以及死者生前的“伟大”!

    一般来说,死者的亲属定然是不会让他人来举办丧礼的。这万一出了什么差错,那恐怕也没有颜面去见先人了!社会的舆论,一口唾沫都能够将你淹死!此外,为死者举办丧礼的话,也是能够继承他生前的人脉以及人情关系的!算得上是他的“政治遗产。”

    名望越高的人,他遗留下来的政治遗产也就越大,那是能够轻易的转让给别人的嘛?

    这要不是刘备是陶谦的“继承人”,那陶商也是定然不会将此事托付给刘备!

    再者,这也是因为陶商也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乱世!

    陶谦告诫过他们,他去世之后,让他们不要想着什么争雄。否则的话,那只会沦落为他那样的结局。西面的曹操,这一大家子都因为他死了,双方几乎是不死不休的结局。而以曹操的才能,只怕是十倍于他们。为了避免惨遭屠戮,还是应该苟全性命,不让陶家绝后了才好。

    因此,陶家两兄弟都不准备出仕了,那自然也就不在乎陶谦所谓的什么政治遗产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