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看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三国之扶持刘备 > 第十四章 授印

第十四章 授印

作者:六月肉粽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在卫士前来通禀刘备他们过来的时候,曹豹、曹宏、许耽他们还在争吵着。

    当听说刘备过来后,三人顿时止住了争执。在这么一瞬间,三人的面色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刘玄德,倒是颇有几分胆魄!”

    曹豹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震惊,讪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立即去找长公子!”

    曹宏说完,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许耽也从席间起身,却是径直前往相迎刘备去了!

    这陶谦部下校尉许耽,那是三人中最亲近刘备的人了。一则,他在镇守徐州之战中,也和刘备一起战斗过,这交情不是很好,但也不差。二则,这三人中,他的职权较低,所部兵马也仅有千余人,实力相比较差了点儿,也就没有什么野心。

    却说陶谦病逝,也有六七天了。可为了这徐州的大局而想,却是一直秘不发丧的。只是为他准备了灵枢,在简单的入殓之后,这灵枢就一直放在堂前。

    刘备赶过来后,便是趴在这灵枢上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哭丧,哭丧嘛,这不哭出来,怎么能看出来你的心情悲伤呢?众人纷纷都是有学有样,一时间,这满堂之间,都是一片哭嚎声。

    受这个大环境的影响,荀逸倒是挤出了几滴泪水,只是却真的做不到那种痛哭时的情感。他用衣袖挡住脸,装作是擦眼泪的动作,却悄悄的看了一眼,那还在灵枢中的陶谦的遗容,倒是比较整洁。尸体非但没有什么腐臭味,反而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味。

    这就是古人的一种防腐手段了。

    在尸体入殓之前,那是要先沐浴的。而所谓的沐浴,也就是将死者的身体进行全面的清洗。然后,用各种香料以及水银和砷涂抹身体进行消毒。还在灵枢的周边,放上了不少的冰块,缓慢尸体腐烂的速度。

    在经历一阵哭嚎之后,众人这才将刘备拉开,也将那灵枢重新给盖上。

    望着那悲痛欲绝的刘备,陶谦的两个儿子陶商、陶应,以及陶谦的那几个部将都是对刘备的好感度蹭蹭的往上涨。本来刘备能够在这样的形势下,前来安东将军府,那就让人很意外了,更何况他这样发自内心的情感迸发呢?

    在众人的劝慰下,刘备止住了眼泪,他倒不是喜欢哭,只是很多时候,真的是过于伤感。这陶谦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可是他对于刘备,那是真正的有提携之恩的。若不是陶谦,他刘备此时还困在平原!哪来如今的豫州刺史刘备,众呼“使君”呢?

    本以为,依靠在陶谦这样的大树下,刘备这个豫州刺史在沛县也可能会有很好的发展。只不过,这一切,都随着陶谦的病逝而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悲伤过后,所有人还是要去内廷商议的。

    陶谦的灵枢放在这府中这么长时间,哪怕是他的尸体还没有腐烂,可那也是拖不得啊!如果不是这局势颇为紧张的话,陶谦的儿子们,哪里能让父亲就这么放在家里,秘不发丧呢?

    “我父生前所重者,唯有使君一人!今使君进徐州,侄无忧矣!”

    才进内廷,陶商便是朝着刘备行了子侄礼。

    刘备慌忙将陶商扶了起来,“陶君快起,备安能受此大礼?”

    别看陶商以子侄礼相迎刘备,可论起年龄来,他却还是大于刘备的。只不过陶谦看重刘备,以平辈和刘备相交。因此,陶商在刘备面前,才会自称为侄!

    作为陶谦的长子,陶商的压力是很大的。在陶谦病逝之后,各方势力暗中涌动。即便是陶谦的部将,那也是各有私心。陶商明白,他的父亲陶谦在任时,都差点儿守不住这个徐州,更不用他这个平庸之辈了。因此,在陶谦薨逝之后,陶商断然拒绝了曹豹等人拥他为徐州之主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刘备进徐州以后,在麋竺、陈登这些人的拥立下,几乎所有的官员都迎奉刘备为徐州之主。这更让陶商坚信,让刘备主持州事,那才是一个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曹贼攻打徐州时,多蒙使君相救,方才幸免于难!因此,父亲薨逝之前,欲将徐州托付于使君!还请使君能够成为这徐州之主,保全徐州五郡!”

    陶商没有理会那身侧脸色完全阴沉下来的曹豹,反而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待刘备回应,一位身材较为瘦小的男子两虎符以及印、授呈了上来。

    荀逸双眼顿时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陶谦的儿子,也是颇为识相啊!这不仅仅是将大汉徐州牧的印绶给献出来了,还将安东将军的虎符以及印绶也拿出来了。这就意味着,刘备承袭的,也不只是大汉徐州牧这一职位,还是大汉的安东将军!

    望着近在咫尺的印绶,刘备也怔住了!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真货!朝廷所赐下来的。这印、绶,可不是他刘备腰间的豫州刺史那私印。

    说起来,刘备所佩戴的真货,也就仅仅只是县令、长这一级别。

    哪怕刘备的豫州刺史,让陶谦所表奏过。一切程序也都走过了,可朝廷最终还是没有理会的,予以印、绶。所以,豫州刺史的印绶依旧是“伪品。”

    那就更不用说他在平原时,让田楷私署的两千石平原相印了。他任职平原相的时候,还在青州和袁绍频频征战呢,恐怕连该走的程序都没办。

    这骨子里的谦虚品质,让刘备本欲推辞一下,然而他才欲张口,忽然看到那曹豹瞪大双眼,双眼中隐约有着一丝怒气。

    屏风后,暗影重重,似乎是有人准备动手?

    气氛,反而在这一刻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收,还是不收?

    这是曹豹等人的试探,还是陶商的真心实意?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刘备的脑海中却是闪过了诸多的想法。

    最后,他看到了荀逸那坚定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坦然的将印、绶拿了起来,将其挂在腰间,“备虽不才,可也会竭尽所能,保住徐州五郡之地,定不会忘了陶公的遗志,所谓守境安民也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