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看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三国之扶持刘备 > 第五章 陈登劝进

第五章 陈登劝进

作者:六月肉粽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“君子之约?”

    田豫一怔。

    荀逸微微颔首,沉声说道,“此时若要拦着不让你回去,那定然是让你陷入不孝的地步。身为人子,终养父母,那是最基本的孝道。可功业在此,国让尽孝之后,若使君在此还能成事的话,还归来辅佐使君共创大业如何?”

    田豫没有想到,荀逸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。荀逸那坚定的语气,仿佛让他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,何其相似啊!

    他微微犹豫了一下,终于是笑了笑,“善!”

    今天下形势,在有识之士眼中,也逐渐明朗起来。北方,那自然是以袁绍为主的。中原形势复杂,可也有雄据江淮之地的袁术,以及拥有精兵良将的曹操、骁勇善战的吕布等诸侯。刘备想要有所作为,绝不容易,但也并非不是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万一刘备真的能够成事的话,他田豫为何就不能抛弃宗族,过来此处,干一番功业呢?至少,刘备的才能以及魅力,田豫是极为认可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作了这君子之约,一旁的简雍倒是成了见证者。

    待到田豫去后,简雍似乎是在询问,又似乎在自问,“国让真的还会回来?”

    荀逸不置可否的一笑,君子重信义,田豫定然是不会食言。只是,这个约定的前提,可是刘备能够有逐鹿天下的资本啊!形势变化会很快的,田豫尽孝之后,还不知道刘备能不能在这中原有一席之地呢。

    他这个君子之约,也只是感慨于多少志同道合之士和刘备分道扬镳了,后世的历史能够证明这些人的才干。如果这些人,能够在刘备手底下的话,那又该会立下何等的功业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田豫的离开,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,也就那些跟随刘备从幽州走出来的旧部感慨了一下,到底是一起经历过艰苦奋斗的日子的,这情感上或多或少会有些伤悲。

    然而,刘备在豫州征辟的那些人才,却是大多没有和田豫有什么交集的,那自然是谈不上什么悲伤。也就荀逸这个和刘备的幽州旧部走得比较近的人,也知晓后世历史的一些事情,才会有些许的感慨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田豫去后,刘备或多或少的也在注视着徐州的消息。

    在麋竺去后,没有几天的时间,刘备所期盼的那个人,终于是过来了!

    下邳陈氏,典农校尉陈登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陈登这一次过来,那自然是劝说刘备入主徐州的!

    刘备从跟随青州刺史田楷救援徐州以来,这么长时间的笼络当地人心,终于是要得到了回报。

    沛县,官寺。

    议事厅里,才从东边过来的陈登直言相劝,“今汉室衰微,天下将覆,建功立业,就在今日。徐州殷实富裕,户有百万,还望使君能屈尊前去主持州事啊!”

    陈登是标准的士族子弟,正襟危坐,仪容仪表,都比较端正。

    这时候名门士子,都是极为重视修养的。仪容仪表不端正,可能就会让人觉得行为放浪,不利于名声。刘备手底下,陈群、袁涣这些人,跪坐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反之,简雍却是不拘小节,哪怕是这样重大的场合,他都是盘腿而坐,也不大管什么礼仪。荀逸倒是很羡慕简雍这样的做法,因为长时间保持跪坐端正的姿势,那是很累的。可他偏偏又不能去效仿,怎么说他也是名门士子,真的那么做了,只怕会引起他人的非议。

    话不多说,刘备在听完陈登的劝谏以后,却是说出了一句很是耐人寻味的话来,“备出身卑贱,恐难为徐州五郡之主。左将军近在寿春,其家四世五公,人心归附,何不将州事托付于他?”

    四世五公,这意思就是袁家四代有五个人坐上了三公的位置。这和四世三公的说法差不多,四世三公就是四代都有人任职三公的位置。

    当今天下,汝南袁氏的号召力无疑是极为恐怖的。袁绍在北,袁术在南,这两人一南一北,天下诸侯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两袁的影响。陶谦在的时候,还和袁术曾经是盟友,只是后来两个人在联军进攻曹操的讨伐战中失败,反倒是让袁绍和曹操联合,惨败在曹操手下。

    刘备故意说出袁术,这一者,觉得他的名望确实比不上袁术。二者,也还是试探一下陈登他对于袁术的看法。他明白,他真的成为徐州之主后,最大的威胁,不是西边还在血战的吕布、曹操两人,反而是南面的袁术!

    袁术在陶谦活着的时候,就有吞并徐州的野心了。这和他在匡亭之战中惨败给曹操,从而失去了他北上兖州、合围袁绍的战略宏图有很大的关系。从那以后,袁术就跑去了扬州,自领扬州刺史,还不要脸的自称为徐州伯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他对于徐州的野心,那简直是路人皆知了。刘备最大的忧虑,也是在这点儿上。这要是去了徐州,那就是要和袁术争食。仅仅只是一个曹操,他就挡不住,更何况还要多一个袁术?

    面对刘备的忧虑,陈登也是说出了他的观点,“袁公路傲慢自负,难道是能够治理地方的人嘛?使君若是去了徐州,可为使君聚集十万步骑。上可以匡主济民,成五霸之业,下可以割据称雄,功垂青史!”

    “使君若不应允,那我以后就不敢听从您的话了!”

    没说的,这些话,绝对还是比较忽悠人的。

    以徐州之地,哪里能拿出来十万步骑来?

    陈登这些话,未免是有些夸大其词。

    但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他不这样说的话,刘备的信心不足啊!

    况且,陈登不但利诱,还有些威胁的意思。你不听我的话,那我以后也就不听你的了!刘备在徐州立足,最重要的是靠什么?那当然是笼络陈登他们这些士族人心啊,这要是还拒绝的话,那无疑是要和下邳陈氏决裂的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些话,让刘备也真的动心了。

    可陈群、袁涣他们却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忽悠,使劲的忽悠!

    让刘备去徐州,那绝对是不怀好意的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